《从2008到2022》:中日两国或形成奥运亚洲新势力

进入2021年,搜狐体育视频节目《从2008-2022》奥运访谈开播,第六期节目是目标30金?日本底气从何而来?搜狐体育资深记者郭健对话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那么,他们究竟都发表了什么观点呢?

东京奥运会最新赛程显示,作为备受关注的体操三大项目,竞技体操、蹦床、艺术体操将从第一比赛日2021年7月24日持续到闭幕日8月8日,除了两个休整日外将足足鏖战14天。作为东道主日本也十分看重并且极具竞争力的项目,在东京有明体操中心激战的体操三大项必将成为东京奥运会的焦点,吸引世界的目光。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还要考虑几个细节,第一个细节,世界体操联合会主席是谁?日本人渡边守城。第二个细节,2019年蹦床世锦赛日本历史性的取得一枚金牌,那么蹦床项目是不是日本也有经验了,因为他已经达到这个水平了。第三,俄罗斯代表团如果真的被禁赛,艺术体操日本也是有很强的竞争力。因为以前日本夺得过奖牌,如果俄罗斯不能参赛的话,那我觉得对于所有国家可能机会都来了,当然也包括日本。从这些细节来考虑,我觉得日本体操一金不得,也不太现实。”

2021年澳网女单落下帷幕,23岁的日本名将大坂直美在决赛中直落两盘,6-4和6-3的比分击败美国22号种子布拉迪,成功夺得本届澳网女单冠军,这也是她3年里第二次夺得澳网冠军。除了在墨尔本公园斩获职业生涯大满贯第四冠之外,大坂直美也在前一周的WTA500赛事吉普斯兰冠军赛中跻身四强,她也因此位居PRTS积分榜榜首。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我觉得大坂只定义网球圈,有点太窄了,因为她很可能会成为世界体坛的一姐,我觉得她现在在网球里体现的统治力,其实已经可以看出来。从2018年美网到现在,今年2021年的澳网,一共九个大满贯,他拿了四个,另外五个是五个人拿的,那这个绝对优势就能看得出来了。日本本土的场地是硬地,是他最喜欢的,他的4个大满贯都是硬地拿的。大家对她的成绩的质疑,其实停留在红土场和草地,但今年确实在奥运会之前有过两个大满贯,可以供大家去评判他这种场地上的竞争力。不过,从现在来看的话,大坂的影响力,真的是会达到一个历史的新高度。我觉得包括锦织圭,这个项目日本夺金牌的可能性真的是非常非常大,因为日本也重视他们,日本有很多很多的网球赛事。但是比赛是有偶然性的,但是我觉得从实力上来说,好像大坂直美枚金牌,是跑不掉的。”

大坂直美的横空出世,是不是日本体育界非常强烈的一种向世界体坛宣战或者宣示“我的存在”的一种信号呢?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现在整个日本,日本对于备战奥运,确实也像当年2008年,我们各个项目都是团结一起,都是卯足了力气,你争金,我想想争金,你出好成绩,你创历史新高,我也出好成绩,也创历史新高。大家都有这个心思,所以,出现大坂这样一个标杆性人物,对于日本队士气的提升,整个受到外界关注,影响力,社会关注度高,帮助民众记住奥运会,提升民族自豪感的各方面,都是一个正面的,积极的,向上的。现在大坂夺了2021年的澳网,第四个大满贯,我觉得她成为一个旗帜,对于日本整个体育圈,那种激励作用有可能会让他们在其他的一些项目也出现一些正向加分的情况。”

伊斯坦布尔举行的第92次全体委员会议上,国际奥委会做出了一项重要的决定,欢迎职业网球运动员前往汉城,争夺62年来第一次设立的奥运会网球奖牌。这项决定无疑给奥运会招来更多的优秀运动员,将会使人们对奥运会比赛产生更大的兴趣。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职业选手对于奥运会不重视,因为首先就是大满贯一年有四个,奥运会4年一个周期,很多用职业运动员难免会遇到伤病的问题,所以有的人就选择放弃,真的很多声名显赫的运动员,都没有拿过奥运会金牌,全满贯拿过的,不管男子还是女子,但是‘金满贯’其实很难的。四个大满贯可能拿到了,但是奥运会金牌,达到金满贯,就非常非常难了。还有一个大家考虑的点,大满贯的奖金特别高,奥运会呢?只是一种荣誉,那这种情况下,有的就觉得,我职业球员还是现实一些,不过很多运动员都是愿意打奥运会的。即便赛程会紧一些,但是奥运会的荣誉是无可比拟的。还有一点,奥运会的双打项目,不像是大满贯,经常都是临时配对,没有一个长期的,所以我们会发现,就是突然有一年的某一个时间段,一对选手的排名迅速上升,就是因为他们配合的比较默契 ,过一段时间,有点小矛盾了,或者时间上不合适,组合就拆掉,或者是跟别人配对了。如果从备战的角度,日本让稳定的选手去配对,一直在打有默契程度的话,那出现好成绩,我觉得拿到金牌是存在可能性的,毕竟双打不管是大满贯还是奥运会上,双打爆冷还是挺多的。

按照东京奥运会赛程安排,乒乓球比赛将于2021年7月24日至8月6日进行,共将产生5枚金牌,奥运史上首枚乒乓球混双金牌将于2021年7月26日产生。按照国际乒联规定,每个协会只能有一对混双参赛,这种微小的项目改制和增项,对日本30金是巨大的帮助。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赛制的调整,对于日本的30金,有比较大的帮助,因为空手道是日本的强势,当时媒体预测,包括一些数据预测,很多项目就好像是专门为日本设的项目一样。比如,冲浪,攀岩,日本很多选手之前就在这些项目体现出竞争力了,同时发展的比较好,比我们要早,而且出成绩,出成绩也早,那现在多线开花,而且还有一个就是,日本选手很多都比较年轻,一年的缓冲期,对他们来说其实也是有底气。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有好处的,包括1964年,当时新增设的项目,比如说当时的女排,柔道也是1964年正式立项,然后日本1964年是历史上最高的金牌数16枚。跟2004年一样,柔道拿了四块金牌,1964年女排冠军,这都是新增的项目,那现在也是一样的如出一辙,我觉得就这种新生的项目,日本一定是有利好的,而且本身改革也是奥委会允许下的,如果对他没有好处,他为什么要提一些这样的议案呢?所以,我觉得这方面日本就是获得的利益可能是最大的,就是因为这些项目的加入,可能无论是对于东道主的成绩,还是吸引观众,还是发展,包括民族的凝聚力,我觉得这些方面可能都有不少的好处。”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从整体的改革,不管是日本媒体,他们的乐观,或者说数据公司的数据中看出来,因为今年和去年疫情,最新的数据没有比赛做参考,大家只能用2019年数据作为一个参考,但是考虑到日本增项,新设的这些项目包括改革的项目,日本不是最大的受益者,美国是最大的受益者,但日本也是很好的一个收益者,日本在预测中日本是能拿到九块的金牌,以及十多块的奖牌,那么真实情况,真实发生的话,那奖牌,金牌互相转化,我觉得这个数字也很夸张了,一共才改了几个项目对吧,其实对日本30金的加持,给日本的信心,还是非常非常足的。”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奥运会期间,我关注的日本运动员是大坂直美,大家还会经常谈到日本规划,比如说日本男篮,而且也有日本土生土长培养出来,男篮像渡边雄太,包括八寸壨。NBA结束,就是奥运会开幕,不过像八寸所在的奇才队,不可能打到总决赛,因此日本队很可能是全员的提前备战。另外,乒羽赛场与中国队有直接对话,这也是世界级的交锋,交锋的球员是世界水平,那当然值得一看。包括田径场,中日之间的短跑,因为现在中日短跑都属于能‘三枪’,这已经是世界水平了,我们现在经常是中日都站在最后的决赛上,我觉得这都是非常可贵的事情。”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高尔夫这个项目对于场地的依赖性其实非常非常强,日本本土球员首先就是有实力,包括女子方面,松山英树也是男子排名前十。能实现排名前十,就说明他具备这种实力了。比如说美国参加比赛,拿冠军也不算什么稀奇啊,他就是这种实力,另外一个,就是他常年在这个场地去训练的话,太熟悉了,每一个果岭,他都非常熟悉。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就是徐莉佳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实现了中国历史突破,她后来接受采访的时候就提到一个细节,就是她对那个场地。她在那边经常参加训练和比赛,就很适应,然后那天一出发,他就感觉到,哎,这个是我很适应的风,我能抓住,果然是在后面就有了感觉,然后夺冠了。我觉得场地这方面就是非常明显,还有一个,比如说女足世界杯,日本夺冠,那评凭什么日本女足就一定不能夺冠?而且男足日本其实也出现过很多青年才俊,青年队层面暴露我觉得没什么觉得太吃惊了,我觉得也不算什么太稀奇的事情啊。包括女排,日本说先天条件没法和中国比,但是他的韧劲,他的打法,64年拿过冠军呀!其实,日本有很多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项目,日本确实有实力,从正常来说,他不是金牌的热门,但是如果真夺金了,你也不要小瞧他,就觉得好像是一个天大的冷门,那也算不上。”

日本在东京奥运会上,若想实现30金的目标,他的最大优势是什么呢?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就是它整个取得奥运举办权之后,他对于体育的投入增加了,包括项目的改革,对他都是有好处的,因为有时候大家会说,主场优势其实并不意味着等同于裁判员偏袒。因为你的主场优势,其实体现在你对于规则以及技巧方面的执行层面,你多了沟通的渠道。此外,场地的适应,比如说现体操场馆的特性,可能在这里已经练了一年,其他国家选手也有适应场地的时间,那是很短的。其他国家只是上去简单适应,但是东道主球员整套动作都做了很多次了,这就是主场优势。比如说球台,在温度或者湿度下,可能微小的弹性变化,这个可能只有东道主球员才能更直观的感受。我觉得,主场优势在这些方面细节都会有所体现的,而且我觉得从东道主本身,各种打分项目,我觉得印象分还是有的,日本确实经过疫情之后,相对来说,作为东道主,他是比较惨的,这方面我觉得同情分一旦在裁判心中形成现象的话,我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当然,奥运赛场上每一届都会有争议,很多评分的,或者说像击剑项目,包括摔跤,这些项目都是有些争议的。”

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不到5个月的时间,如何应对观众一直是这场因新冠疫情而推迟一年的体育盛会组织者们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有官员表示,包括国际残奥会委员会和东京都政府在内的主办方计划分两个阶段做出决定。首先在3月25日前就是否接受国外观众做出结论,然后再确定场馆允许的观众数量。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如果只有日本观众,那或许会让日本球员压力更大,这都不好说。之前有报道说,观众可以鼓掌,但是不能大声的喊,我觉得氛围会稍微变得怪一些,而且如果说就是有观众,都是日本本土,但是稀稀拉拉的坐着,那种氛围比较怪异,这种氛围到底是能促进球员或者运动员超常发挥呢?还是说不让他们也觉得,不是一个喜欢的状态,这个其实是有争议。当然,最终还是要看你的硬实力,另外一个临场发挥也很重要,气势上可能日本确实会比其他国家选手会更占据主动性。日本在一开始,把拿金牌把握比较大的项目安排在最开始,如果成功了,那么整个代表团的气势就起来了。这种夺冠的气势,带动后面模棱两可,或者是五五开的,或者六四开,我觉得如果一开始日本成绩就比较好的话,气势一旦上来,后面可能就有点不可遏制了。”

2020年东京奥运,中国和日本两队将在很多项目中面临直接交锋,对中国体育而言,如何顺势成长、逆势反击,值得思考。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柔道上会有一些交集,我们之前有过王旭,但是现在来看,柔道不是我们特别强势的,就是不会受到场外太多因素,所谓比的还是硬实力。如果像中日在击剑赛场上,那有可能会有一些主场优势。从历史来看,中国在击剑赛场,受冤枉的次数比较多一些,当然首先要把自己的硬实力提高,然后再要发挥好,我们现在要考虑到我们是客场作战,体操我们有直接对抗,这些都是要考虑的,你不要给裁判抓你错误的机会,不要说对手也那样做,为什么没扣分,我这扣分,你不要管别人,先问自己的动作有没有瑕疵,然后再说其他的,先把自己做好,然后其他的交给裁判,我觉得有这样的心态,先保证自己,而不要是先从别人身上找问题,我觉得这样的正面pk,我们该拿的,就是不太会有大的反转。我觉得,其实直接正面pk的不会太多。当然,现在我们说的,都是大框架上,发现日本确实具备这种能力,但是具体说他是不是一定超过中国或者将来追赶美国,我觉得,必须等到今年还有几个月的时间看一些比赛,看一些最后参赛的名单,定了之后,我们才能给出更详实的判断。”

如果东京奥运会上,中国和日本都表现出色,先后占据了奖牌榜的前两位,这是不是意味着世界体育已经形成了“亚洲力量”呢?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我不能说,一定中国和日本就排名前三。但是从历史来看,比如前五出现两个亚洲国家,我觉得这个几乎就不用太多考虑了,就是按照失常的中国代表团和日本代表团,排名前五也没有问题。这种体育格局会让大家去讨论,觉得亚洲力量是不可忽视,而且随着我们能在一起更主流的项目上取得奖牌或金牌,比如说中国队的田径,比如说像日本的网球,奥委会在奥运上面分等级,分五个等级,给的奥运分红也是不一样的,考虑项目的影响力和观赏性,那么随着我们取得金牌数越来越多,那我们的项目是必波及的层面就越来越多了,那么对于整个亚洲,对于站在国际舞台上,对殴美媒体看到我们的形象,日本人的形象,都会发生改变。”

“未来,随着在一些具体职业化项目上的展开拓展,很有可能会形成一个比较独特的亚洲风,再去回馈到世界体坛,其实就像大坂啊,包括中国的姚明、李娜啊,谷爱凌,女排的朱婷,其实中日这方面还是比较像的,我们确实具备这种影响力,也具备这种实力,通过自己具备取得优异成绩的硬实力,来向欧美这些国家或者是向他们媒体来灌输我们对于体育的认知,我们对于体育的态度,包括向他们展示我们这些运动员多么多么的优秀。”

(鸾台)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